联系我们在线留言日本语EspañaالعربيةEnglish
 
企业介绍
企业文化
企业架构
企业荣誉
大事记
质量控制
生产过程
社会责任报告
质量信用报告
联系我们
 
 
 
 
 
《环球时报》专题采访@楼仲平:“双童”立足于中国本土持续发展,不计划去开发印度市场!
时间:2022-8-13    来源:     阅读338次   


  吸管妞导读

印度近日宣布一项重大举措:从7月1日起,全面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。但现实情况是,印度市场并没有为“禁塑令”做好准备,多家企业甚至受困于一根小小的吸管,纸吸管等替代产品供不应求。在此背景下,印度吸管市场或许有大量商机。


2015年“双童”楼仲平曾到访印度参观调研企业:如若不做改变,死守“专注”,很可能就会被人工成本更低的印度、越南等国家替代。七年过去了,现在“双童”通过变革依然保持着吸管行业世界领先的地位。
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的此次采访,楼仲平却谨慎地表示:“双童”立足于中国本土的持续发展,不计划去开发印度市场。这是在怎样的权衡下做出的决定?下面,让我们一起在原文报道里寻找解答吧!



《中国“吸管大王”:我不愿去印度投资


【环球时报记者 杨沙沙】


去年1月1日开始,被称为“史上最强限塑令”生效,中国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吸管。由此,纸吸管、PLA(聚乳酸)可降解吸管登上市场。在吸管市场上,浙江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是该行业的“隐形冠军”(不为公众所熟知却在某个细分行业或市场占据领先地位的中小企业——编者注)。

“双童”聚乳酸可降解吸管


“隐形冠军”之父赫尔曼·西蒙在其著作《隐形冠军》中介绍称,一根小小的吸管可能只有几毛钱的价值,但这样一个利基市场同样能够孕育出世界级的企业。双童吸管创始人楼仲平也被称为“吸管大王”,他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作为一家中国本土企业,双童并不计划去开发印度市场。


双童吸管于上世纪90年代创立,目前产品已出口到70多个国家和地区,平均一天能产出1.7亿根吸管,年产销可达7000多吨。《隐形冠军》一书中称,欧洲人喝可乐或者橙汁时用的吸管虽然看不到品牌,但很可能是来自义乌的双童。楼仲平告诉记者,目前公司也有相当产能为国内市场提供纸吸管、PLA吸管等。


“纸吸管谈不上有多高的门槛,产业链说白了主要是纸,并没有十分高的科技含量”,楼仲平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,一根吸管需要三层纸,最里面一层要求最高,因为直接跟饮品和人接触,用纸关键在于要符合食品用纸要求。卷管机将纸卷成吸管,然后经过裁剪、印刷等,一根吸管就生产出来了,整个工序并不复杂。


“双童”纸吸管生产车间


“做吸管看起来很简单,但难的地方也蛮难的,”楼仲平认为,目前行业痛点主要是吸管材料问题。中国的奶茶店等推行纸吸管之后,很多消费者吐槽“饮料还在,吸管没了”“喝着喝着,吸管变成纸浆糊”。


楼仲平表示,2018、2019年中国市场上出现一批劣质纸吸管,但很快就被淘汰,“双童纸吸管用水泡上两个小时,都没有问题的”。但楼仲平承认,纸吸管的用户体验确实不好,因此双童多年来一直在探索其他可降解的环保吸管材料。


“双童”纸吸管泡水不易散开


楼仲平回忆,公司从2013年始研究用通心粉(淀粉)做吸管,研发历经6年时间,但他认为,该项目整体上是失败的,“虽然我们解决了材料的问题,也做出产品,但遗憾的是国家没有这个品类,淀粉吸管既不是食品,又不是工具”。在其他可降解材料使用上,聚乳酸等材料也各有缺陷。


为此,楼仲平一直倡导“可循环使用的吸管”,他的理由是“筷子可以,为什么吸管不可以”。双童近些年推出竹子、木头,甚至不锈钢、玻璃等可循环使用吸管。该公司曾给台湾生产不锈钢等吸管,“台湾一般的奶茶包都配有吸管和清洗的刷子,洗刷后经过消毒柜消毒,吸管还可以循环使用,”楼仲平认为,这其实还是一个习惯的问题。


“双童”开发多种环境友好型吸管


为什么印度没出现类似双童这种企业?楼仲平认为,个体的发展得益于当时的环境,“就像我们义乌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挑货郎担,走街串巷用鸡毛换糖,做了很多种买卖但都没有成功,其实跟当时的环境相关”。


楼仲平曾多次赴印度考察。他认为,印度的发展跟中国八九十年代不像,无论是建园区、购买土地等,都受到私权影响,进度不如中国。但楼仲平认为,印度是不能被小看的国家,“那么大的人口基数,真正核心释放出来的时候,是中国制造不得不面对的挑战”。他表示,印度将来一定会出现类似双童这样的企业,但现在还不行。


双童暂时也没有进军印度市场的计划。楼仲平告诉记者,双童的定位是一家本土企业,中国14亿人口,有足够大的基数来支撑双童的发展。此外,近些年印度的排外、民族主义泛滥,营商环境对中国企业并不友好,“这些年不要说去印度投资,连我们的产品都不敢进去”。


浙江宁波等地的吸管企业也有去越南、印尼等国投资,但据楼仲平了解,这些企业总体反馈不是很理想:一方面,这些国家的建厂成本逐年提高。


“双童”现有的近40亩厂房


以越南为例,2017年的地价还比较便宜,但近两年土地成本大幅提高,已接近中国三四线城市土地价格,靠近中国的越南工业区地价,甚至远高于广西;另一方面,劳动力成本飙升。


2017年,越南雇工工资只相当于中国本土的1/4,现在越南一名雇工每月工资要三四千元人民币,相当于中国的60%、70%。特别近两年,日韩企业在越南大量投资,地价被炒起来,劳动力成本也提高了,越南不再具有优势。


楼仲平认为,制造业到一个新区域,需要10年才能站稳脚跟,但数字环境下10年时间会发生巨大变化,当初对中国制造企业友好的环境可能不再,“如果要这样折腾,我不干!



  结语

实际上,“双童”从专注塑料吸管到转型拓展新产品的举动,就是源自于2015年楼仲平调研企业后的观念转变。

正因于此,在环保风暴刮遍世界之前,“双童”就已经嗅到风雨欲来,钻研可降解环保吸管,引领吸管市场发展。比起“闻风而动”,企业更需要未雨绸缪,抢占先机,适时变革,勇于创新!


  吸管妞导读

印度近日宣布一项重大举措:从7月1日起,全面禁止使用一次性塑料制品。但现实情况是,印度市场并没有为“禁塑令”做好准备,多家企业甚至受困于一根小小的吸管,纸吸管等替代产品供不应求。在此背景下,印度吸管市场或许有大量商机。


2015年“双童”楼仲平曾到访印度参观调研企业:如若不做改变,死守“专注”,很可能就会被人工成本更低的印度、越南等国家替代。七年过去了,现在“双童”通过变革依然保持着吸管行业世界领先的地位。


《环球时报》记者的此次采访,楼仲平却谨慎地表示:“双童”立足于中国本土的持续发展,不计划去开发印度市场。这是在怎样的权衡下做出的决定?下面,让我们一起在原文报道里寻找解答吧!



《中国“吸管大王”:我不愿去印度投资


【环球时报记者 杨沙沙】


去年1月1日开始,被称为“史上最强限塑令”生效,中国餐饮行业禁止使用不可降解的一次性塑料吸管。由此,纸吸管、PLA(聚乳酸)可降解吸管登上市场。在吸管市场上,浙江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是该行业的“隐形冠军”(不为公众所熟知却在某个细分行业或市场占据领先地位的中小企业——编者注)。

图片

“双童”聚乳酸可降解吸管


“隐形冠军”之父赫尔曼·西蒙在其著作《隐形冠军》中介绍称,一根小小的吸管可能只有几毛钱的价值,但这样一个利基市场同样能够孕育出世界级的企业。双童吸管创始人楼仲平也被称为“吸管大王”,他在接受《环球时报》记者专访时表示,作为一家中国本土企业,双童并不计划去开发印度市场。


双童吸管于上世纪90年代创立,目前产品已出口到70多个国家和地区,平均一天能产出1.7亿根吸管,年产销可达7000多吨。《隐形冠军》一书中称,欧洲人喝可乐或者橙汁时用的吸管虽然看不到品牌,但很可能是来自义乌的双童。楼仲平告诉记者,目前公司也有相当产能为国内市场提供纸吸管、PLA吸管等。


“纸吸管谈不上有多高的门槛,产业链说白了主要是纸,并没有十分高的科技含量”,楼仲平告诉记者,一般来说,一根吸管需要三层纸,最里面一层要求最高,因为直接跟饮品和人接触,用纸关键在于要符合食品用纸要求。卷管机将纸卷成吸管,然后经过裁剪、印刷等,一根吸管就生产出来了,整个工序并不复杂。


图片

“双童”纸吸管生产车间


“做吸管看起来很简单,但难的地方也蛮难的,”楼仲平认为,目前行业痛点主要是吸管材料问题。中国的奶茶店等推行纸吸管之后,很多消费者吐槽“饮料还在,吸管没了”“喝着喝着,吸管变成纸浆糊”。


楼仲平表示,2018、2019年中国市场上出现一批劣质纸吸管,但很快就被淘汰,“双童纸吸管用水泡上两个小时,都没有问题的”。但楼仲平承认,纸吸管的用户体验确实不好,因此双童多年来一直在探索其他可降解的环保吸管材料。


图片

“双童”纸吸管泡水不易散开


楼仲平回忆,公司从2013年始研究用通心粉(淀粉)做吸管,研发历经6年时间,但他认为,该项目整体上是失败的,“虽然我们解决了材料的问题,也做出产品,但遗憾的是国家没有这个品类,淀粉吸管既不是食品,又不是工具”。在其他可降解材料使用上,聚乳酸等材料也各有缺陷。


为此,楼仲平一直倡导“可循环使用的吸管”,他的理由是“筷子可以,为什么吸管不可以”。双童近些年推出竹子、木头,甚至不锈钢、玻璃等可循环使用吸管。该公司曾给台湾生产不锈钢等吸管,“台湾一般的奶茶包都配有吸管和清洗的刷子,洗刷后经过消毒柜消毒,吸管还可以循环使用,”楼仲平认为,这其实还是一个习惯的问题。


图片

“双童”开发多种环境友好型吸管


为什么印度没出现类似双童这种企业?楼仲平认为,个体的发展得益于当时的环境,“就像我们义乌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挑货郎担,走街串巷用鸡毛换糖,做了很多种买卖但都没有成功,其实跟当时的环境相关”。


楼仲平曾多次赴印度考察。他认为,印度的发展跟中国八九十年代不像,无论是建园区、购买土地等,都受到私权影响,进度不如中国。但楼仲平认为,印度是不能被小看的国家,“那么大的人口基数,真正核心释放出来的时候,是中国制造不得不面对的挑战”。他表示,印度将来一定会出现类似双童这样的企业,但现在还不行。


双童暂时也没有进军印度市场的计划。楼仲平告诉记者,双童的定位是一家本土企业,中国14亿人口,有足够大的基数来支撑双童的发展。此外,近些年印度的排外、民族主义泛滥,营商环境对中国企业并不友好,“这些年不要说去印度投资,连我们的产品都不敢进去”。


浙江宁波等地的吸管企业也有去越南、印尼等国投资,但据楼仲平了解,这些企业总体反馈不是很理想:一方面,这些国家的建厂成本逐年提高。


图片

“双童”现有的近40亩厂房


以越南为例,2017年的地价还比较便宜,但近两年土地成本大幅提高,已接近中国三四线城市土地价格,靠近中国的越南工业区地价,甚至远高于广西;另一方面,劳动力成本飙升。


2017年,越南雇工工资只相当于中国本土的1/4,现在越南一名雇工每月工资要三四千元人民币,相当于中国的60%、70%。特别近两年,日韩企业在越南大量投资,地价被炒起来,劳动力成本也提高了,越南不再具有优势。


楼仲平认为,制造业到一个新区域,需要10年才能站稳脚跟,但数字环境下10年时间会发生巨大变化,当初对中国制造企业友好的环境可能不再,“如果要这样折腾,我不干!



  结语

实际上,“双童”从专注塑料吸管到转型拓展新产品的举动,就是源自于2015年楼仲平调研企业后的观念转变。

正因于此,在环保风暴刮遍世界之前,“双童”就已经嗅到风雨欲来,钻研可降解环保吸管,引领吸管市场发展。比起“闻风而动”,企业更需要未雨绸缪,抢占先机,适时变革,勇于创新!



图片

 
 
首页了解双童产品中心资讯动态视频联系我们在线留言日本语EspañaEnglish
版权所有 © 2002-2008 义乌市双童日用品有限公司 地址:浙江省义乌市北苑路378-379号
电话: 0579-8567 9778, 8567 9789, 8567 9800 传真: 0579-8567 9555 E-mail: St@china-straws.com
网站备案号:浙ICP备14038312号-1   技术支持:中国日用品网